<form id="5fjh5"><form id="5fjh5"><th id="5fjh5"></th></form></form>

<form id="5fjh5"><form id="5fjh5"><th id="5fjh5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5fjh5"><nobr id="5fjh5"><th id="5fjh5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? 實驗室 ? X實驗室--谷歌 Google的實驗品 是如何運作的?

        X實驗室--谷歌 Google的實驗品 是如何運作的?

        來自 實驗室儀器網

        在谷歌X辦公室外面的兩棵大樹中間,懸掛著一條低矮的繩子,當天的會議結束之后,這三個人走出辦公室,脫掉鞋子,在這條繩子玩了20分鐘。 Pichette 很擅長在繩子上行走,Brin稍差,Teller卻完全走不好。但他們三個都輪流走了好幾次,掉下來就再上去。Teller說:你看著他們自愿的上去又掉下來,然后再上去,周而復始,這其實也反映了他們對局勢的控制力。這也是谷歌X實驗室的核心精神——高層能夠全景的看到項目失敗的原因,同時實驗室每個人都可以得到這樣的權限。

        無論Teller的某個項目遇到什么樣的困難,就必須重新定位和調整之前的計劃。他向他的老板們(包括谷歌聯合創始人Sergey Brin 以及首席財務官Patrick Pichette)匯報這些消息,并可以申請資金方面的支持。在此之前,Teller已經和自己的財務團隊做了溝通,他們都很擔心能否能得到首席財務官Patrick Pichette的支持。但當天的情況卻出乎Teller的意料,Pichette聽完Teller的匯報后告訴他,他很感激Teller及時的通報,接下來,財務部門會全力配合新項目組的工作。

        谷歌 X實驗室里有一個特殊的團隊——谷歌 X Rapid Evaluation Team,可以理解為快速評估小組,谷歌內部稱之為Rapid Eval,該小組的任務就是評估項目質量,并試圖用一種極端的辦法去挑戰這些項目團隊。Rapid Eval可以說是谷歌X 一切創新項目的開始,這是一種用失敗來刺激團隊創新的方法,該小組的負責人Rich DeVaul坦言:如果一個項目今天無法抵抗挑戰而宣布失敗,為什么還要把它留到以后呢?

        X實驗室并不錄用典型的硅谷人員。因為谷歌已經擁有自己的實驗室——谷歌 Research,專注于計算機科學和互聯網技術,從定位來說,谷歌 Research側重于信息技術的研究,而X實驗室則聚焦于物理世界的創新,目前X實驗室已研發的產品有:無人駕駛汽車、谷歌 Glass、高緯度WiFi氣球和用于血糖監測的隱形眼鏡。

        大多數情況下,X實驗室會招募一些真正想要制作出產品的人,同時也是可以承受失敗打擊的人。X實驗室里的人才可謂五花八門:護林員、雕塑家、哲學家等等,而程序員和工程師反而在這里成了異類。其中有的員工已經兩獲奧斯卡最佳特效獎,而Teller自己的經歷也能很豐富:寫過小說、干過金融,還拿了一個人工智能的博士學位。他對于招募什么樣的人有自己的見解:所謂專家,專于一科的精力和時間,使得他的知識面越來越窄,專精越來越深,最后對于大部分人毫不在乎的東西無所不知(Know everything about nothing)。這并不是X實驗室所需要的人才,相反,谷歌需要更多的博學家。

        X實驗室設立的初衷像是利用技術解決人類目前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。但谷歌X實驗室所做的卻也是前無古人的壯舉,正如Tell所言,X實驗室同時是一個實驗品——從組織架構、人員配置到資金儲備都是從來都沒有過的。它誕生在谷歌這家及其注重科研的硅谷企業,擁有濃厚的工程師文化,另一方面,谷歌雄厚的資金支持也讓實驗室可以調動足夠多的資源,安心做好產品,而沒有盈利的壓力。

        X實驗室的研究成果也并非無私的幫助人類。比如無人駕駛汽車,雖然能夠挽救很多人的生命,但這個產品依靠谷歌 search和Gmail,另一方面也要求駕駛者使用這一產品,這可以保證谷歌收集到更多的數據,從而提升其在廣告領域的收入。很多人對谷歌選擇X實驗室這樣的高風險投資一直很好奇,為何谷歌不投資其他產出比更穩定的項目,以更好的取悅華爾街的投資者呢?Teller的回答很堅定:我們為什么要做這樣的選擇?

        X實驗室到底有哪些萬里挑一的項目?

        通常來說,X實驗室的項目有三個標準。首先,所有項目旨在解決困擾上百萬甚至上千萬人的困難。其次,必須用激進式的解決方案,或者采用類似于科幻小說描述的方法;第三,挖掘現有或正在發展的技術。但對Rapid Eval小組負責人 DeVaul來說,還有一個標準:拒絕所謂的微創新。

        在 DeVaul眼里,那些簡單粗暴的想法要比小幅度的改進更有意義。他舉了個例子:比如你設計一輛時速80公里的汽車,這的確花費了不少功夫,但這樣的所謂創新幾乎不能解決諸如汽車擁擠、燃料緊張等汽車業的難題。但如果,你設計一輛時速500公里的汽車會怎樣?你跳出了汽車業現有的思維,你不能用傳統的汽車設計理念和材料去設計這個產品,于是你需要重新開始,去思考原材料,去思考汽車的外形設計等等。如果你克服了這些困難,那么這樣的產品就是X實驗室所推崇的。

        DeVaul 展示了Rapid Eval小組的決策過程。DeVaul的兩個同事Mitch Hein和richDan Piponi參與了討論。Piponi是一個聲音柔和、說話簡練的英國數學家和物理學家,他被認為X實驗室里最聰明的人之一。Heinrich則是對比性研究專家,年輕的設計大牛,有著藝術家和藹可親的表情。X實驗室創立早期,Heinrich建造了一個設計廚房——一個可放置3D打印機、臺鋸、車床等的制造車間。今天,Heinrich帶來一些舊眼鏡架,Heinrich表示,這些都是谷歌 Glass設計初期的原型產品,他們的設計不是為了取悅市場,而是要向同僚們展示那些可以被制造出來的概念。

        DeVaul今年43歲,擁有MIT的博士學位,在加入谷歌之前,他在蘋果公司工作多年。在聽完他10分鐘的話之后,你也難弄清楚這家伙在大學到底學了些什么,這些談話涉及到設計、物理學、人類社會學以及機器學習。

        當初,DeVaul提出了loom計劃——即高空WiFi氣球計劃。當時,他拼命的從技術層面上尋找可能失敗的情形,但最后他沒找到,也因此才實施了這項計劃。

        很多時候,Rapid Eval的決策過程就像一支球隊賽前的熱身運動(有各種奇怪的想法)一股腦的展示出來。

        Rapid Eval小組成員一般會有3到4個人,除了DeVaul,Mitch Hein和richDan Piponi外,Teller偶爾也會參與其中。他們每周會選擇一次午餐的時間碰頭,討論X實驗室里新的項目,對業界新概念進行篩選,也包括母公司谷歌的新動作,比如最近有沒有收購計劃,如果有的話,如何將收購的產品和服務整合到X實驗室的項目里。每周的晚些時候,他們會對某些項目進行更深度的討論。討論的重點,集中在問題的范疇、解決之后的影響以及技術上的風險。比如這個項目真的可以解決某個問題嗎?在技術上可以做出成品嗎?接下來,他們會從項目的社會影響做評估,確保設計出的產品在可用性和易用性上得到保障。

        對項目早期的評估還有一個原因:由于X實驗室的很多產品是沒有直接競爭對手的,這就導致會遇到一些從未遇到的困難。比如谷歌無人駕駛汽車,涉及到交通法律、車輛保險方面的困擾,而谷歌眼鏡也涉及到隱私方面的挑戰。但在Rapid Eval團隊里,一旦認為這些困難長期來看可以克服,而且技術上也可以保證現有設備的運行,他們就會讓Mitch Hein和richDan Piponi幾天之內建造一個簡陋的原型機,通過對原型機的再次評估,這個項目通常就進入正式實施階段。

        DeVaul介紹說,這種情況其實很少會發生。事實上,X實驗室的項目審核已經越來越難。DeVaul認為,X實驗室需要用一種后視鏡的思維去看待技術,你現在可以回想一下智能手機帶給世界的變化有多大。正是在這樣的思維模式下,谷歌制造了谷歌 Glass。未來,我們接入互聯網的方式一定是無意識的,那么現在的谷歌眼鏡就是這樣的產品。

        當然,對于谷歌 X來說失敗不是最終的目標,而更像是一種過程或者方法,這個實驗室正在用自己天馬行空般的想象力,從原子的緯度重新設計未來人們生存的方式,與之相對應的是谷歌在比特世界的影響力。

        ? 儀器設備 購買 咨詢

        文章標簽:實驗室谷歌X實驗室Google 評論收藏分享

        購買、咨詢(儀器設備提交儀器設備信息

        發表我的評論

        91永久视频在线,污到下面流水的肉爽文,三上悠亚高潮喷水在线